關於部落格
一個抒發生活感想及心情記事的園地
  • 3813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澳門產業觀察(二):進入“割喉戰”的一年

就目前的情況來看,雖然外國賭業紛紛進軍澳門,不過何鴻燊的博彩公司仍然是業界老大。2005年,博彩旗下的葡京賭場(Casino Lisboa)佔據了整個澳門博彩業收入的“半壁江山”,而博彩所擁有的其他賭場,包括希臘神話娛樂場(Greek Mythology)和法老王宮殿娛樂場(Pharaoh's Palace)又佔了18%的市場份額。主題娛樂場是博彩應對外來挑戰的策略之一,也是該公司在壟斷時期所積累的優勢所在。 在何鴻燊看來,豪賭熟客一直是澳門賭場的重心。據估計,貴賓廳(VIP Room)的收入約佔博彩總收益的70%。不過大客戶市場的競爭同樣激烈:除博彩以外,其他賭場共佔30%的VIP市場份額。8月上旬,何鴻燊曾公開批評金沙賭場採取了“不公平競爭”手段,並聲稱博彩旗下的150個貴賓廳可能將有50個無法生存。他希望政府出面干預。每當自己的利益受到威脅的時候,何鴻燊都會用社會不穩定和暴力事件的後果來警告政府。這一次同樣不例外。 賭場業務一般分“中場”(大廳)與貴賓廳兩塊。人頭攢動的“中場”為賭場營造的是旺盛的人氣,而真正一擲千金的豪賭其實多半發生在貴賓廳。因此,貴賓廳業務長期以來是澳門賭場的真正重心。其中,澳博的貴賓廳業務就占總量的七成以上。各賭場的貴賓廳業務,傳統上主要靠有能力的仲介人(Junket Operator)來支撐,依靠他們去招攬豪賭之人,形成各自的熟客群,並向賭場收取一定的仲介費。同時,他們還為客戶提供賭場依法不能提供的服務,例如貸款等。如果賭金押得大,客戶還能獲得折扣和返現。有時候,貴賓包廂甚至還出租給仲介個人。從去年開始,金沙賭場也開始專注于貴賓業務,並獲得了10%的VIP市場。金沙表示,其他賭場的仲介費甚至更高。據報導,由於銀河和金沙也進入了VIP市場,貴賓客戶能夠獲得的返現率已從0.75%提高至不低於1%。 今年八月,“澳門賭王”何鴻燊公開批評金沙的市場競爭手段。據業內人士透露,澳博的仲介費比例一般是每帶來10萬澳門元(1澳門元約合1元人民幣)毛收入,給予800澳門元仲介費;而金沙在同樣數額的毛收入下,卻給出1200至3000的高額仲介費。金沙仲介費的強勢走高,對澳博貴賓廳業務造成巨大衝擊。何鴻燊說,如此發展下去,澳博旗下的150個貴賓廳可能將有50個無法生存下去,而今年澳博貴賓廳的整體收入,將比去年同期下跌兩成。瞭解這些背景,就不難理解金沙祭出高額仲介費後所造成的巨大競爭壓力。 另一方面,面對永利於今年九月開幕的挑戰,澳博祭出“送叉燒飯”的策略:旅客在關閘或碼頭乘該公司的專線巴士,以及攜噴射船票票尾到葡京或回力娛樂場,即送叉燒飯一大碗,以免費美食引客,大打“溫情”牌、“懷舊”牌。對老一輩居民而言,對“送叉燒飯”之舉,另有一番“感情”,也勾起一份封塵的回憶。話說上世紀六、七十年代,港澳輪船客稀,醒目主事人度橋,凡搭船渡海到香港者,一律“送叉燒飯”。當年經濟差、生活水平低,叉燒飯旣大碗又香噴噴,平民百姓不是經常有得食,此項實屬大優惠矣。時代變遷、經濟發展,人的價値觀都在轉變,今日的“叉燒飯”與昔日的“叉燒飯”,除充滿懷舊情懷外,內涵和意義不可同日而語。除了叉燒飯外,澳博又推出住食行大奬賞兼送名貴電器送積分優惠,總値超過230萬澳門元。但實際上,澳博策略的有效性如何,仍是有待觀察。 “永利澳門”的開業,於博彩收益層面未必會掀起另一次“金沙效應”,但永利的市場策略、營銷手段,相信會予其他經營者很大的衝擊與啟發。永利也很可能為澳門帶來新的客源、新的旅遊市場,逐步改變澳門逗留時間短、模式單調的旅遊環境。 美資公司在拉斯維加斯經歷長期激烈的市場競爭,無論在競爭策略及手段上都有豐富的經驗。本地企業經歷四十多年的博彩專營,儘管對澳門市場相當熟悉,且有龐大的市場網絡,但無論公司的結構、市場手法,以至營運管理上,均是因應專營市場環境形成。兩者在自由市場競爭力上的差距,可說顯而易見。近年自由行開放城市和旅客不斷增加,更成為拉大兩者差距的催化劑。 澳門理工大學教授曾忠祿便建議,政府有必要在一定的時間內,限制賭檯的增長及新賭場的批地,確保市場有足夠時間消化現有的博彩設施,減少壟斷形成的機會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