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一個抒發生活感想及心情記事的園地
  • 3779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Go Dutch!! 豆豆兵之荷蘭13日遊(九):2006.7.24

今天是荷蘭時間七月24日,飯後,我終於拿出電腦開始打著本次荷蘭行的記事,一邊打,還一邊問其他人之前的行程有什麼有趣的事可以寫的,沒辦法,前幾天太累了,加上住的環境太亂太吵,覺得不方便拿出電腦慢條斯理地寫出當天的記事與感受,只好一直放著沒寫。放到現在,有些事不是忘了、就是沒感覺了,唉~十分可惜,以後還是應該堅持今日事今日畢才對。 這一天是個特別的日子,我們旅行中的兩位夥伴-欣小姐及瑋先生-要前往其他的景點,不再與我們前進未來幾天要參加研討會的亞能與奈梅根等地,也因此,一大早他們便離開了,頓時少了兩個人,感覺冷清不少… 萬歲,這一天一個可以搭火車的日子。火車在荷蘭真是方便又快速的交通工具,但由於我們受限於只能選五個日子來搭,所以對每個能搭火車的日子我都是滿心的感謝啊~~。我們一早坐火車到烏特勒支中央車站(Utrecht Centraal Station),這個火車站與購物中心相連結,擁有180多家商店,可以說是荷蘭最大一座的購物中心,餐廳、流行服飾等應有盡有。
(烏特勒支街景) 由於適逢星期一,許多原本預定要去看的博物館都休息,便只能看主教塔(Domtoren)。到了烏特勒支後,殘念的是,主教塔在星期一時、要到12點才開放讓人上去參觀,我們的心情也很複雜,既擔心爬一百層樓梯會讓我們已不堪凌虐的雙腿再度受到重創,又覺得既然來了沒有爬上去看又很可惜,真是矛盾啊~~。烏特勒支的這座主教搭據說是荷蘭最高的鐘塔,這座鐘塔不只是烏特勒支最顯眼的地標外,更突顯了烏特勒支歷史發展與宗教的密切關係。這是由於在天主教中,主教塔為通往天堂的象徵,而荷蘭境內唯一的主教教堂便是烏特勒支市內的這座,只有主教所居住的城市才被允許建造主教教堂。
(美麗的主教塔)
(主教塔莊嚴美麗的內部) 下午二點多,我們拿回行李後,便準備出發到亞能(Arnhem)。下了亞能火車站,再轉乘3號巴士到Rijnstate那站,便可以看到我們未來三晚落腳處──本次旅行中最貴的Stay Okay(一晚要20幾歐元)──的路標。我們沿著路標一直走、一直走,只覺得路又遠又長,彷彿不見盡頭似的,走了大約40分鐘左右,好不容易到了一個外觀看起來非常小巧、優雅的小旅館,那便是我們的目的地了。大夥兒一看到這裡就覺得果然有比前幾個住宿點貴的道理,看起來就像一般的旅館,不像前幾晚一看就覺得是給學生住的簡單住所。最讓人高興的是,沒有其他的外國人室友了!!萬歲,可以佔據一間房的感覺真好!!附帶一提的是,櫃台人員告訴我們,我們走得那條又長又寬的大路是給汽車開的,由旅館出去往左手邊走,有一條往山下的階梯是捷徑,大約只要5-10分鐘便可以走到巴士站;一聽到我們走的是汽車用的大道,真是讓我們當場想昏倒,難怪我們走了那麼久,走到腿都快軟到不行了!!
(又寬又大的亞能馬路,QQ...) 一進房間後,大家都幾乎累癱了,開始整理行李。雖然大家都已不想再出去了,但豆腐伯爵想說既然在一小時內搭同區的巴士免費,就還是出去走走吧,而豆干公爵也在喊說今天晚上還沒去Albert Heijn買牛奶,於是我們一行人便決定既然要出門就順便去奈梅根(Nijmegen)看看明天要怎麼前往研討會,畢竟來荷蘭參加研討會才是此行的主要目的嘛~~(自己說這句話時,都會覺得心虛不已…^^|||)。 我們搭火車前往奈梅根的途中,豆腐伯爵與一位同樣來參加研討會的北科大學生─鈞先生─聯絡上,並約定好等會兒在奈梅根火車站見。大夥兒坐到該班火車的最後一節,是個包廂式的車廂,便一邊說笑、一邊打鬧;此時,不知道誰喊了奈梅根到了,大夥兒便急急忙忙衝下車,下車後,踏在砂岩粒作成的月台還在感慨說:「哇~這是三百年歷史的城市耶~」、「哇~這是荷蘭的三大古城之一耶」…,此時不知道誰發現說,咦,不對啊,這站是Nijmegen Lent,不是我們要到的Nijmegen站,媽呀,正待再度衝上火車,火車卻已開動了,我們只能望著火車的背影跳腳不已!QQ~~
(下錯車的孩子哭泣中...)
(五個待在Nijmegen Lent的無奈孩子...) 此時,只好等下班車來了。等啊等啊等,其間,有兩班高速火車經過,但都是過站不停,我們只能感受到火車快速馳過的風聲在耳畔、臉畔呼嘯而過,再嘆三聲無奈。等了將近半小時,終於有一班列車慢慢駛近,我們祈禱就是這班車會停下來、並載我們到Nijmegen站,上帝彷彿聽到了我們這些可憐小羊的哀嚎,應許了我們的要求,火車果然停下來了,我們便快速的跳上車;此時,我們也看到其他正要在這站下車的人,想說他們應該不會有下錯站之類的糗事吧,哈哈....。 和鈞先生會合後,他帶我們逛奈梅根比較熱鬧的一條街,但由於時間接近晚上八點,許多店早就休息了,我們便一邊逛著只剩三兩人群的大街,一邊與鈞先生聊著今年研討會狀況。
(奈梅根街景)
(夕陽下Nijmegen火車站) 回到旅館,我們把所剩可煮的食物拿出來,豆腐伯爵還將之排排站、排列整齊地放在窗前,預備在未來三晚努力解決掉這些食物。可可豆很賢慧地煮了麵給大家吃,大夥兒一邊吃著一邊聊著,雖然克難,吃得也不是頂級的食物,但是淋著調理包、素瓜仔肉、土豆麵筋的麵十分具有台灣味,滿足我們好久沒吃到台灣食物的思鄉情懷;我覺得大夥兒在一個小房間一同吃麵的此情此景十分溫馨,就像個大家庭一般。 自晚飯後寫到現在,已經是荷蘭時間七月25日凌晨12:20,大夥兒都已累得呼呼大睡,萬籟俱寂的房間中,只聽到我在敲鍵盤的答答聲,這種寧靜又清醒的感覺,是這幾天累到快虛脫的旅行中首次出現的,我只祈禱我能如同梵谷一樣,趁著靈感大神來時,迅速地完成作品…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